2020-08-15 16:39

王兴四处扩张,能否一路凯歌?

作者:云工厂@阿潘       选择源:       阅读次数:46342

摘要:美团取消支付宝的尝试失败,但在其他多领域全军出击,涵盖人们生活各方各面,打造完善独立的美团供应链体系,王兴雄心可见一斑!完善的供应链体系,杜绝对外部的依赖,是每个成熟企业都必须具备的基础条件,云工厂作为在线制造平台,旨在推动企业数字化专营,打造完整供应链,并完善供应链体系管理,增加企业在未来市场竞争中的优势。

近来,美团的各种举动,一次又一次让王兴和美团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成立9年,这家从千团大战杀出来的团购网站恰如它的slogan——吃喝玩乐全都有,已经覆盖了人们吃喝玩乐的方方面面。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6.jpg

还有40多天,美团即将迎来上市满两周年。84日,美团点评的股价一度涨超10%,市值更是高达近1.3万亿港元。王兴的野心,远不止于现在!

“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一位投资人这样评价美团创始人王兴。

 

美团的艰难求生

201034日,美团网正式上线,一个全新的消费时代,在中国拉开序幕。

如果说马云开创的,是把制造业产品搬到互联网;那么王兴开创的(或者说拷贝的),则是把服务业产品搬到网上。

这种模式,门槛极低。两三个人,一个网站,就可以启动。而且和做社交网站不一样的是,它可以马上收到钱。看到这一发展趋势的,自然不止王兴一个。 

美团上线后的11天,窝窝团上线;14天,拉手网上线;3个月后,老牌网站大众点评也搞起了团购业务,24券、糯米网上线……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7.jpg

20115月,中国市场上大大小小的团购网站,达到了惊人的5000多家。全国每一个城市,每一条大街小巷,都烽烟四起,几千个对手奋力厮杀,乱成一团,史称“千团大战”。

已经脱胎换骨的王兴,对形势看得非常清楚。现在,他有了充分的耐心,对市场也有了深刻的洞察。 

王兴坚持每天只上线一个新产品,把所有流量都引入到同一家去,让商家体会到和美团合作的好处。他在业内第一个提出团购费用过期自动退款,这引起了竞争对手的群起而攻。 

当时,由于团购还是新鲜事物,媒体和用户,还不明白到期退款的意义所在,王兴专门花了四天时间,向外界讲述为什么要这样做,对消费者有什么好处。

这一举措,让美团在消费者心中口碑急剧上升。

当所有其他对手都大量烧钱打品牌广告时,王兴岿然不动。面对内部的疑虑,他解释说:品牌广告不能转化为有效流量,只是起到教育消费者、培育市场的作用,我们没必要去跟风烧钱,只要把产品做好,消费者自然会过来。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8.jpg

在剧烈竞争中,王兴提出了一个三高三低的理论,即高品质、低价格;高效率、低成本;高科技、低毛利。

在王兴的理论指导下,美团具有了超强的竞争力。

高品质、低价格,需要从产品的供应成本、经营成本、人员成本、管理成本中扣除,才可以打造性价比。对于产品制造业,可以通过云工厂,线上找厂,超十万家制造商匹配需求,货比三家,智能报价,同时帮助企业智能管理供应链,做到真正的降本增效,打造产品的高性价比,增强企业产品竞争力。

2011年阿里巴巴在几千家团购网站中考察了一圈,也是挑中了美团,领投了5000万美元。至此,美团在千团大战中幸存下来!

 

美团四处矿长,四处交恶,但却一路高歌。

 

(一)与阿里交恶  

2014年,大众点评又获得了腾讯的4亿美元投资。在中国互联网“站队”游戏中,它站到了腾讯这一边。

当时,美团背后是阿里,点评后面是腾讯,惨烈的代理人战争,又一次爆发。两边共同的投资人沈南鹏极力撮合他们握手言欢,但是,美团的投资人阿里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为由坚决反对王兴和阿里,由此交恶。

 

(二)进军酒店 

2012年6月,美团接入了酒店团购业务,由陈亮领衔,成立名为“西瓜组”的项目团队,侵入酒旅行业。面对市场上的“同程”“去哪儿”两个老兵,美团采用“农村包围城市”战术,瞄准了中小城市、县城和农村的“长尾市场”,利用地推铁军,疯狂蚕食市场。

2018年,美团的酒店间夜数(即每夜住宿房间数)超过了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的总和。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3.png

(三)进军外卖配送

 2013年11月,美团又上线了外卖,进入了又一个新的战场。

那时,先行者“饿了么”早已在这个领域深耕4年。

美团拿出10亿预算,由王慧文亲自领衔,调集精兵强劲,发起了“抢滩”行动。

美团地推铁军的超强战斗力,在这里充分显露出来。2014年,美团平均每一天半就开拓一个新城市。

这一年,百度也加入了外卖市场的混战。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的三国演义,持续了3年,直到饿了么将百度外卖合并。 到2018年,美团外卖一举超过饿了么,成为行业第一。而饿了么,则在2018年8月被阿里收购。

 

根据互联网第三方调查机构DCCI的数据,2019年3月,美团外卖市场占有率达到64.6%,占据绝对优势。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2.png

(四)入局打车  

2019年5月,美团又在17个城市上线“聚合打车”。所谓聚合打车,是美团自己不做网约车,但是在美团APP上开放首汽、曹操、神州、AA等网约车的接口,让用户可以直接在美团APP里面叫这些公司的车,等于是“平台的平台。” 

这个聚合,其中不包括滴滴。毫无疑问,美团将切掉滴滴一块大蛋糕。

程维曾经问过王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兴回答,我就想试试。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1.png

不断在各个领域试试的王兴,一不小心就把“饿了吗”、“去哪儿”打得落花流水,让携程如临大敌,又给多年的好友,带来噩梦。

如今,美团日订单超4000万,足以支持王兴试足各领域,包括旅游门票、跑腿代购、超市生鲜,甚至无人汽车……美团开始无孔不入。而“美团闪购”和“美团买菜”在疫情期间为美团贡献超50%的订单,说明美团由“送外卖”到“送万物”的转型已取得阶段性突破。

 

美团为何做不好支付?

近日,美团禁用支付宝,希望让消费者交出支付选择权,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不少人口诛笔伐,甚至旗帜鲜明地表示要卸载美团,拥抱饿了么

最终,美团虽不情愿,还是做出妥协,悄悄恢复了支付宝支付通道,但将其折叠隐藏。王兴的表态很强硬,但其实既传递出他在支付领域的决心,也暴露了美团支付的短板。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4.png

 

眼下,美团支付在面临着三座大山:第三方支付交易规模增量放缓、市场格局趋于稳定和消费者既定的支付习惯难以打破。

 2020Q1,支付宝与财付通合计占据中国第三方市场份额的94.4%,相比2016年高出8.4个百分点。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5.png

看似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不小,玩家也很多,但支付宝、财付通基本形成了“双寡头”垄断的格局,并在不断挤压新玩家的生存空间。

  美团支付夹缝求生,实属不易。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消费者已经形成了既定的支付习惯,短期难以改变。

支付宝打通了QQ+微信等社交软件,在用户心中已经成为“生活服务+金融服务”平台。用户频繁打开QQ、微信与支付宝,在使用支付功能时也会首选支付宝、财付通进行支付。

  相对来说,美团用户基数小,交易频率也相对较低。多数用户只有在美团平台上购买产品和服务时,才有可能使用美团支付。

  美团想要改变用户的支付习惯,并不是让用户在最终支付环节使用美团支付那么简单,还要改变用户在QQ、微信和支付宝等平台上已经形成的支付习惯,为美团支付开辟更多入口,难度可想而知。

表面上,美团“赔了口碑输了用户”,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实际上,从长远角度来看,美团支付叫板支付宝,已经迈出实质性的一步,给未来支付领域增加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美团一家,真的能单挑所有对手吗?

 

王兴曾说,很多人对“竞争”二字理解错了。他认为,“竞”和“争”是不同的概念,同向为竞,相向为争。

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一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有限的游戏,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无限的游戏,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

这么多年来,美团一直保持着扩张状态。从三十而立到达四十不惑的王兴,也在不同领域与一个又一个玩家交锋,将更多的人带入到游戏本身中来,从而延续游戏。

第一,业务扩张,边缘化加重;

王兴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 

所谓边界,是指相互的竞争;核心,是指满足用户的需求。

王兴认为,只要时刻关注满足用户的需求,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所以“自返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但是,客户的需求多种多样,有时甚至自相矛盾,究竟满足哪些,放弃哪些,是需要王兴慎重考虑的事情。

第二,美团起家于模仿,但创新力不具优势;

携程的梁建章曾经专门撰文回应王兴的采访言论,暗示美团之所以做多元化,是因为全球化能力不强,或者公司优势不是来自于创新,并说:“多元化公司因为不是引领创新,所以对社会的贡献要比专业公司要小。同样也因为不是自主创新,多元化公司的资本回报比较低。” 

对美团来说,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它已经走到行业的最前面。原来可供抄袭、借鉴的公司和事物已经没有了,王兴必须得自己去发现新的机会。 

接下来,王兴需要做出一些真正原创的,引领市场而不是跟随市场的东西来,才能保障美团未来发展的可持续性。

第三,新生事物的降维打击。

王兴2014年和王小川有一个对话,他们共同预测手机将在很短时间内被新生事物颠覆。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9.jpg

王兴认为,撑死五六年,也就是2020年前后,会有比手机更新的重要设备出来,取代手机。就好比手机取代电脑一样。而所有的商业,都将因为这个新的设备和新的使用场景而重构,就像互联网重构了传统商业,而移动互联网又重构了传统互联网商业一样。   

这个设备,也许是谷歌眼镜这样的可穿戴设备,也许是VR(虚拟现实),也许是Waymo这样的无人驾驶汽车,也许是AlphagoDynamics机器狗这样的人工智能,甚至,也许是尚未引起我们注意的一个全新事物。

如果王兴的预测是准确的,那么,美团(以及一切商业形式)都有可能被颠覆。美团如果不能及时转型,可能会像曾经的柯达、诺基亚这样没落。 

王兴的下半场,已经拉开序幕。

未来,一定会更加精彩。

工厂商友圈

云工厂在线

云工厂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