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9 18:19

“内循环时代”来了,对工业发展有什么机会?

作者:云工厂@阿潘       选择源:云工厂       阅读次数:15859

摘要:当前经济形势严峻,要加快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云工厂,作为业界领先的在线制造平台,开创了零件和整机在线制造工业互联网新模式,助力企业降本增效,通过数字化赋能产业链,推动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助力经济内循环大发展。

前不久召开的年中政治局会议上,中央特别强调,“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会议的一锤定音,正式明确了未来几年国民经济的发展新思路,“内循环”随即成为热词,被各方人士频频提及。市场观察人士们普遍认为,内循环框架将深刻影响“十四五”期间乃至更长时间的中国经济走向。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1.jpeg

一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都是依赖于“双循环”驱动,即内循环和外循环的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站在“三驾马车”的角度,我们大致可以将消费和投资归为内循环范畴,将外贸归为外循环范畴,前者侧重于内需,后者侧重于外需。

改革开放至今,我国一直都致力于发展外向型经济,依托国内丰富且廉价的劳动力优势,不断参与和融入到全球分工与专业化的体系之中,外循环模式并不是完美无缺的,至少存在两点不可忽视的弊端:

一来,容易让我国因过度依赖海外市场而深受影响。

外循环,说白了就是本国生产海外消费,一旦海外需求低迷,而国内生产的东西又消费不掉,势必会引发一系列负面影响。正因如此,外循环颇有“看天吃饭”的味道,受海外政策环境变化的影响太大,如果过度依靠外循环模式来发展经济,那么经济增长的主动权很难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此前的“外向型经济”思路下,我国经济一直都与海外市场深度绑定,这从外贸依存度(进出口总额/名义GDP)中可以得到反映:1995年至今,我国对外依存度从来没有低于过30%,尤其是2001年加入WTO后,该指标数值迅速攀升,最高曾达到63.96%(见图1),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让我国经济频频受到全球经济波动和贸易摩擦的影响。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3.jpg

 

二来,不利于国内产业升级和经济安全。

长期以来,由于在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方面的比较优势,我国主要的出口产品一直集中在纺织服装、鞋类、玩具等轻工业产品上,而进口的则为资本密集和技术密集型产品。长此以往的结果,便是低附加值行业的不断扩容,如此既不利于我国国内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又增加了我国提高外贸竞争优势、抢占全球价值链上游的难度,更容易在核心技术上被西方发达国家“卡脖子”,甚至还会威胁到国家经济安全。

进入2020年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更加错综复杂,而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对全球供应链体系造成了巨大冲击,并进一步加剧了外部环境的变化。在此背景下,不管是出于经济考虑还是安全考虑,我们都不能继续把增长的主要动力建立在疲软不振的海外需求基础之上,而是应当着眼于对国内市场的进一步挖掘,更加依靠自身的力量来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正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着力于修炼内功以提升经济对外部环境变化的免疫力才是明智之举。

于是,便有了“加快形成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一论断。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4.jpeg

投资,作为内需中的快变量,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是即时显效的,而且高质量的投资能助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尤其是在扩内需的过程中,居民消费向中高端商品消费过渡、服务消费升级的趋势明显,通过投资来强化消费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增进中高端消费供给,显然会有助于释放居民的消费潜力。不过,随着中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对于加强补短板、强弱项投资都提出了新需求,尤其是支撑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高新技术发展的新基建,更是被时代赋予了重要使命。

云工厂创始人/CEO李钦认为:自动化制造产能接入互联网,利用互联网工具将产业链、业务流进行结构化的管理,实现工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工业互联网,最合适的办法是围绕产业链而云工厂,通过数字化赋能制造业,企业在线找厂、在线生产,实现制造全自动在线化,助力降本增效,同时帮助广大企业管理完善供应链,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经济内循环是当今国际经济不稳定导致产能输出受阻,中美经济脱钩日趋加速的必然趋势,要建立长期稳定的经济内循环,必要且迫切要解决的是如何让居民参与经济活动后获得更高的分配,降级企业的税收成本,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以及少去用一些手段长安可以用于消费的收入,手上有充裕的钱的时候,谁不愿夺取消费旅游,去改善生活。而云工厂的在线找厂、智能报价,可以极大的提高企业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真正的降本增效,节约企业很大一笔开支。大部分人在分配的钱多了、少被土地财政施加几十年的债务和利息负担,消费能力还是可以起来的,参与制造的人之间消耗掉各自生产的商品,逐渐减少出口后获得美元信用的以来,解决也不再是以国债的形式回归到美国内部来维持他国居民的基本福利,而是所有参与生产的人应该享受到社会进步所带来的福利,比如线下福利和更好的商品享受,但事实上不解决分配问题,建立内循环促进经济发展都只能停留在一个美好的愿望。

消费,既是一切生产活动的最终目的,又是支撑经济增长的首要力量,还是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的直接体现。近些年的消费升级浪潮更是奔涌不休,各种新型消费业态也在不断涌现。不过,现阶段国内消费市场整体上的供需还不能完全匹配,低线城市和地区的消费需求尚未能得到很好的满足,这便意味着国人的消费还有极大潜力可挖掘。

 

然而,尽管我国内需市场潜力巨大,但在具体实践过程中还需要克服一系列障碍和挑战:

其一,我国居民收入差距较大。

从基尼系数上看,自2000年首次超过警戒线0.4开始,便几乎没有停下升高的步伐, 2018年达到0.468(见图3),反映出我国居民收入差距日益拉大,而绝大多数人的收入水平仍属于偏低状况,总理所说的“6亿人月收入只有1000元”就是佐证。按照经济学理论,高收入者的边际消费倾向低于中低收入者,收入差距扩大将不可避免地制约消费扩张与升级。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6.jpeg

其二,居民杠杆率居高不下。

根据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的测算,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居民债务占GDP比重)从2011年Q1的27.8%快速上升到2020年Q2的59.7%。这当中,个人购房贷款成为居民部门债务增长的主要力量,特别是一二线城市的高房价给居民其他消费带来的“挤出效应”依然显著,而子女教育、医疗、养老等现实问题,还无法让人们真正甩开思想包袱去放手消费,这也将成为我国居民消费潜力释放的重要掣肘。

其三,社会民生领域投资短板明显。

整体上看,我国的投资短板主要集中于基础设施与社会民生领域:一则,人均基础设施的存量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尤其是在乡村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任务还很重;二则,教育、医疗卫生、文化、体育、养老、婴幼儿托育等领域的相关设施还存在不小的短板,进一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任重道远,同时,脱贫攻坚(脱贫住房、棚户改造、公租房等)以及农业、水利等领域也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2008年次贷危机,万分危急执行,我国以凯恩斯主义为指导思想,启动大规模刺激计划,暂时缓解了危机。凯恩斯主义,通过印钱,以通货膨胀为代价,政府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消耗过剩产能,延缓危机的爆发。比如,1933年后,罗斯福政府就曾雇佣大量失业青年去修建众多的国家公园(也可以是修建铁路、公路、机场、各种大楼),这样可以带动钢铁、水泥等行业过剩产能的消耗,稳住重工业就业,这样人们挣钱了,产品卖出去了,就形成了良性循环,带动各个行业的发展。

上述种种,也为未来如何进一步激活我国内需市场指明了方向。

必须指出的是,光有消费和投资,断然是“循环”不起来的,还需要产业端的转型升级来加以配合方可奏效,而背后的核心驱动力在于科技创新。

“内循环”一个中心就是以制造业的“创新”为中心

https://dhadmin.yungongchang.com/upload/localpc/TU/图片4.jpg

科技创新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凭借着与生俱来的乘数效应,科技创新不仅可以直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而且可以通过科技的渗透作用放大各生产要素的生产力,显著提高生产效率和社会整体生产力水平,降低资源能耗并改善生态环境。此外,以科技创新推动新兴主导产业的形成,可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与资源的进一步优化配置,进而将经济真正引入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来。云工厂,将传统线下制造赋能数字化,开创了零件和整机在线制造的工业互联网新模式,优化生产需求与资源的配置,可以提升产业结构升级,推动制造业互联网化转型。实现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的目标,进一步扩大我国工业门类齐全的体系化、规模化优势——这也同样是“内循环”的题中应有之义。

此外,内循环最核心的就是粮食安全、能源安全、金融安全、供应链安全和网络安全。而里面最难的是能源安全,通过与伊朗、巴基斯坦打通走廊,俄罗斯打通天然气管道,同时在男孩维持军事存在来维系。金融安全的本质就是资本项目依然封闭,但是允许长期境外资本在中国有序赚钱、有序推出。供应链安全是中国目前最头疼的地方,因此需要委曲求全,尽量和欧洲维持经贸、投资双边关系的稳定。

工厂商友圈

云工厂在线

云工厂小程序